圓通香港圓通香港> 每日經濟新聞
TMT觀察 圓通香港圓通香港> 頭條

圓通香港 > 頭條 > 正文

樂視20億美元收購美最大智能電視商Vizio 或在北美市場對撼日韓系 圓通香港圓通香港> 深度丨千億級半導體項目爛尾背後:投資方無經驗 缺人更缺錢

每日經濟新聞 2020圓通香港09圓通香港23 16:13:25

影視 影視 貴州茅台 圓通香港0.3% 影視 +0.3% 影視影 影視視影視

武漢弘芯、南京德科碼、陝西坤同,每一個項目都是投資巨大,並且有地方政府注資參與,但項目均以爛尾告終。項目爛尾背後是投資方無相關從業經驗,缺人更缺錢。

每經記者 李少婷 朱成祥 鄢銀嬋    每經編輯 張海妮    

近日,千億投資量級的武漢弘芯半導體項目陷入停滯,引發行業震動。《每日經濟新聞》記者於9月初實地探訪發現,項目現場已無施工跡象,一代明星項目從去年12月起陷入困局(詳見9月6日報道《武漢弘芯半導體項目爛尾?現場無施工跡象,有分包商稱被拖欠工程款》)。

值得一提的是,近年來隨着芯片國產化需求愈來愈強,動輒百億、千億級的半導體投資項目也相繼在各地上馬,不過爛尾、停工等消息卻頻頻出現。

《每日經濟新聞》記者走訪調查梳理髮現,這些爛尾項目背後存在着一定共性,比如其均為民營資本與地方政府合作的產物、主要投資股東無半導體行業從業背景等。至於其爛尾原因,一位主導者直言稱是“沒有人願意投資”。

事實上,這些爛尾項目的股東不僅沒有從業背景,還有項目的股東方自帶“神祕”色彩,比如武漢弘芯的大股東北京光量,註冊地“查無此人”,其股東李雪豔所持股的四家“開業”狀態公司在註冊地址也無跡可尋。這也不僅讓人生出疑問,面對百億、千億級、且技術性要求極高的半導體項目,這類投資方要如何才能撬動?

在芯片國產化浪潮下,半導體項目的爛尾也令市場更加冷靜。多名業內人士表示,半導體類投資項目除了需要資金保障,更需要在基礎科學、人才、技術方面的支撐。

武漢弘芯項目內,雜草叢生,建材上已有斑點。

圖片來源:每經記者 張明雙 攝

武漢弘芯大股東“難覓蹤影”

國家信用信息公示系統顯示,北京光量的註冊地址位於北京市朝陽區呼家樓西里五巷7號南側平房3幢103號。模糊的註冊地址也曾讓監管部門困惑。2019年11月,北京市朝陽區市場監督管理局將北京光量列入經營異常名錄,原因是通過登記的住所或者經營場所無法聯繫。今年4月,北京光量被移出經營異常名錄。

製圖:劉國梅

圖片來源:每經記者 李少婷 攝 

《每日經濟新聞》記者走訪發現,北京市朝陽區呼家樓西里五巷7號為一家小型商店,其南側並無“平房”,而是名為“鈦媒體國際創意中心”的小樓房,這一建築內的辦公人士表示北京光量不在該建築內辦公。

北京光量由兩個自然人股東出資成立,李雪豔佔比更高,亦是從公司設立起就一直持股的股東。

啓信寶顯示,除北京光量外,李雪豔還持股四家處於“開業”狀態的企業:持股康樂堅贊(北京)民族醫藥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康樂堅贊)40%、持股秋實華夏醫學研究中心(北京)有限公司(以下簡稱秋實華夏)50%、持股北京潤誠眾大投資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潤誠眾大)45%、持股鈞天大有(北京)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鈞天大有)25%。

其中,潤誠眾大和鈞天大有的註冊地址均顯示為海淀區萬泉河路上的紫金大廈16層,記者走訪發現,紫金大廈該層有三家企業,但不包括潤誠眾大和鈞天大有。位於紫金大廈16層的企業員工表示沒有聽説過潤誠眾大和鈞天大有的名字,紫金大廈的物業及安保人員、保潔人員亦表示未曾聽説過潤誠眾大和鈞天大有。

秋實華夏的現註冊地址為北京市海淀區土井村東20幢2010號。但主流地圖APP都沒有標誌該地址,在與“土井村東”最相近的“土井東路”上,記者未能找到“20幢”,該區域的一位快遞員稱當地沒有上述註冊地址。

秋實華夏2019年年報中的通信地址為北京市海淀區花園路5號院11幢2502室,但這一地址沒有對應的房間,最為接近的房間為11幢25室,一對年邁的夫妻住在房內,其向記者表示海淀區花園路5號院是宿舍區,沒有2502室,也沒有聽説過秋實華夏。

康樂堅贊現註冊地址為豐台區南四環西路188號三區7號樓6層603室。豐台區南四環西路188號三區位於中關村豐台科技園,三區有兩個7號樓,分別為一家影視公司和一家豪華酒店所有,康樂堅贊不見蹤跡。

康樂堅贊前註冊地址位於海淀區永豐屯538號1號樓內,這棟大樓為中關村醫學工程轉化中心,該樓物業稱,康樂堅贊已於2019年初搬走。

此外,按照李雪豔持股的4家企業在國家企業信用信息公示系統中顯示的電話聯繫方式,記者撥打電話均無人接聽。

換個地方“復刻”芯片項目

從公開資料來看,北京光量不曾有與半導體項目投資相關的行業背景,大股東李雪豔此前的投資經歷涉及餐飲、醫藥,在半導體領域沒有經驗積累。全國企業信用信息公示系統顯示,北京光量目前的法定代表人為莫森。啓信寶顯示,其亦是北京光量現任執行董事及經理,從職位設計上,莫森似乎是北京光量的主理人。

啓信寶顯示,莫森自2019年1月進入北京光量,而在武漢弘芯之前,莫森也沒有半導體領域經驗,僅在保險、教育諮詢等領域有過試水。

莫森曾任國信人壽保險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國信人壽)高管。國信人壽在中國保險業監管史上具有標誌性意義。這家民營保險企業2004年獲得保監會批准籌建,2005年2月底拿到保監會正式開業批文,同年6月被保監會強制解散,被稱為“最短壽的民營保險商”。

2005年,短短4個月經營時間內,國信人壽傳出高管臨陣出走、資金出逃的消息。《北京晨報》報道稱,2007年時任保監會主席吳定富在中國保險發展論壇2007國際學術年會上曾“點名”國信人壽,稱出於風險防範的考慮,及時撤銷了國信人壽主體資格。

相較之下,北京光量前股東曹山是在半導體領域最有經驗、最專注的一位。

製圖:劉國梅

啓信寶顯示,除了武漢弘芯以外,曹山在2018年11月發起成立了逸芯集成技術(珠海)有限公司(以下簡稱珠海逸芯),持股93%,任執行董事。珠海逸芯在工商登記中顯示的聯繫方式與北京光量為同一個手機號,使用相同號碼的還有南京市秦淮區曹山攝影店,法定代表人也為曹山。

曹山本人低調許多,不如珠海逸芯的經理夏勁秋聲名遠揚。夏勁秋曾為台積電高層技術人員,亦曾供職於三星電子,有數十年的半導體制程研發量產工作經驗。

2018年12月,曹山通過珠海逸芯佈局濟南業務,與濟南高新技術產業開發區國資委全資孫公司、濟南市國資委全資子公司、長江雲控金融控股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長江雲控)共同設立雲芯國際集成電路製造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雲芯國際),曹山任職雲芯國際董事兼總經理,夏勁秋任職董事。

值得一提的是,啓信寶顯示,長江雲控的股權穿透後的疑似實控人為中海外國有資本運營(成都)有限公司工會委員會。2018年,《證券時報》曾報道,中海外國有資本運營(成都)有限公司工會委員會系外灘控股的控股股東。而以外灘控股為主體的“外灘系”,則曾因入駐雷科防務才3個多月就被追債而引起資本市場關注。

此外,曹山在退出北京光量之際即通過珠海逸芯成立了天芯硅片製造(湖北)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天芯硅片),擔任法定代表人,任職執行董事兼總經理。天芯硅片股東還包括天門市國有資產管理辦公室及國開發展基金有限公司共同成立的天門市城市建設投資有限公司。

天芯硅片曾在2019年4月於天門市公共資源交易網發佈辦公及食宿區維修改造工程的招標公告,但目前天芯硅片已註銷,叫停原因未知。

資金鍊斷裂不是孤例 

武漢弘芯的資金鍊斷裂導致項目停工並非單一現象。近年來,各地招商引資都不同程度呈現“芯片熱”亂象,項目爛尾、停擺的消息時有爆出。

2015年12月,在國內風風火火的半導體投資大潮下,李睿為與南京經濟技術開發區(以下簡稱南京開發區)成立了德科碼(南京)半導體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南京德科碼),擬開展CMOS圖像傳感器項目,宣稱總投資金額25億美元,其後宣稱的總投資金額增至30億美元。

根據李睿為向《每日經濟新聞》記者提供的資料,成立之初南京德科碼(資本金)100萬元,大股東為Tacoma Technology Limited;2017年7月,南京德科碼新增股東南京晶芯集成電路產業投資中心(有限合夥)(以下簡稱南京晶芯),股權變更後,南京晶芯持有公司56.38%的股權,公司資本金也增至2.501億元。

圖片來源:受訪者供圖

啓信寶顯示,德科碼(南京)光電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德科碼光電)、南京高精傳動設備製造集團有限公司分別持有南京晶芯79.2%、19.8%的股權。其中,李睿為全資持有德科碼光電,而南京高精傳動則是受南京開發區管委會委託投資。

根據南京開發區管委會、南京德科碼以及以色列塔爾半導體有限公司2018年8月簽署的《三方協議》,南京高精傳動投資金額為2.5億元。這與公司彼時2.501億元資本金高度吻合,也就是説南京德科碼主要資金或由南京開發區提供。

圖片來源:受訪者供圖 

另據《三方協議》,德科碼半導體項目總投資預算8億美元,用地254畝。南京德科碼被授權使用以色列塔爾半導體技術,建設月產能4萬片晶圓的8寸晶圓廠一座。而南京開發區和南京德科碼均有責任確保8億美元的資金需求。值得注意的是,南京德科碼光向塔爾半導體支付的技術轉讓費就達6000萬美元。

圖片來源:受訪者供圖  

然而事與願違,2019年3月,南京德科碼由於“基金停擺,造成資金鍊斷”,並“由於員工欠薪無法支付,被南京中級人民法院裁定進入破產程序”,項目就此“爛尾”。

對於德科碼項目失敗緣由,李睿為向《每日經濟新聞》記者總結稱:“(主要因為)資金沒有接上。訂單、技術、團隊完全就位!就是沒有人願意投資。”而就訂單情況,李睿為補充表示:“英飛凌已經在塔爾半導體的保證下,保證訂單給南京德科碼。”

李睿為感慨道:“我沒有什麼好抱怨的。(公司)沒錢持續下去,就是破產。但是不能對我(進行)人身攻擊,説我投機騙錢!還有把淮安德淮算我頭上,我到死也會為我的名譽拼命的。”

爛尾項目股東大多無經驗

除了武漢弘芯、南京德科碼項目,近年來被曝出的半導體“爛尾”項目還包括陝西坤同、長沙創芯等。

《每日經濟新聞》記者梳理髮現,這些爛尾項目身上也存在一定共性:股東方無相關從業背景。

2018年10月,由陝西坤同半導體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陝西坤同)主導的柔性半導體服務製造基地項目在西安啓動。彼時,該項目號稱“國內首個柔性半導體服務製造基地”,計劃總投資高達400億元,項目規劃產能規模為30K/月大片基板的第六代全柔性AMOLED示範量產線。

2019年1月,西鹹新區網站顯示,陝西坤同柔性項目已基本完成試樁施工。然而2020年1月,陝西坤同大量員工突然網上發帖,宣稱公司無故拖欠工資。在西鹹新區管委會網站領導信箱一欄中,也有網友來信稱:“(陝西坤同)原定每月26日發放當月薪水,但逾期未發放且拒絕給員工正式説法。”

據悉,陝西坤同成立於2018年7月,成立之初,坤同科技(北京)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北京坤同)、GSF Global Co.,Ltd和陝西西鹹新區灃西發展集團有限公司(以下簡稱灃西集團)分別持有60%、35%和5%的股權。2020年1月,GSF選擇退出,北京坤同持股比例增至95%。 

圖片來源:啓信寶截圖 

北京坤同大股東為李肖燕,灃西集團背後出資人則是西鹹新區灃西新城管委會。與武漢弘芯、南京德科碼類似,陝西坤同也是民營資本與地方政府合作的產物。

陝西坤同的技術來源,或與GSF有關。據瞭解,GSF為陝西坤同原總經理卓建宏名下企業,而卓建宏原為和輝光電銷售主管。

值得注意的是,作為陝西坤同的主要操盤人,李肖燕直接投資北京坤同、北京比蘭德國際投資管理有限公司這兩家企業。而北京坤同旗下,則有一家名為坤同創科(杭州)股權投資基金管理有限公司,不過該公司已於2019年11月宣告註銷。這也意味着,與武漢弘芯大股東北京光量相關方一樣,李肖燕此前也沒有過半導體行業經營和投資經歷。

9月17日,記者嘗試致電李肖燕旗下多家公司,不過均未能收到回覆。一位西鹹新區相關人員則告訴記者:“(陝西坤同)已經快涼了,我們這邊已經很長時間沒有做相關宣傳了。”

地方政府注資如何收場?

武漢弘芯、南京德科碼、陝西坤同,每一個項目都是投資巨大,並且有地方政府注資參與,但項目均以爛尾告終。這些項目不僅白白消耗了政府投資,也對建設公司欠下了大筆款項。這樣的爛尾項目,又將怎樣收場呢?

此前,半導體行業人士陳穰曾對記者表示:“想要盤活或者説拯救武漢弘芯項目,只能找中芯國際之類的公司來接手。有大廠看得上,願意接就能活;沒人接就沒有任何翻盤希望,(只能)成為爛尾項目。”

事實上,長沙創芯廠址及地上建築物由比亞迪接盤。長沙創芯成立於2010年8月,註冊資本超過2億元人民幣,是專門從事IC製造及工藝研發的高新科技企業,是一家純晶圓代工企業。

長沙創芯被接盤,南京德科碼的破產程序也在進行中。根據李睿為提供的資料,南京德科碼破產清算程序有三種可能方向:一是因資本金不足直接進入破產程序;二是債權債務人協商後提出重整方案;三是依照《三方協議》再進行討論協商,投資金額重新議定進行重組。

圖片來源:受訪者供圖 

半導體投資項目頻頻爛尾,不禁讓人思考:在芯片強國的背景下,國內芯片產業要真正發展起來,究竟需要從哪些方面來努力?

對此,TrendForce集邦諮詢分析師姚嘉洋表示:“在成熟製程上,除了資金方面,如何紮根於這項領域將是需要思考的重點方向。比如培養相關人才,在國產化的材料、設備、軟件與硅材質方面打好基礎,朝成本結構的優化與國產化的目標邁進。”

姚嘉洋特別強調人才的培養,其補充説明稱:“實現芯片國產化,需要讓國內人才不斷學習國際先進的技術水平,持續進行基礎科學研究,並輔以學術研究項目來優化國內產業人才的基礎實力。再配合制度完善的產業政策,將資金花在刀刃上,未來將有機會追上國際大廠的腳步。”

封面圖片來源:每經記者 李少婷 攝

全球新型肺炎疫情實時查詢

如需轉載請與《每日經濟新聞》報社聯繫。
未經《每日經濟新聞》報社授權,嚴禁轉載或鏡像,違者必究。

版權合作及網站合作電話:021圓通香港60900099轉688
讀者熱線:4008890008

特別提醒:如果我們使用了您的圖片,請作者與本站聯繫索取稿酬。如您不希望作品出現在本站,可聯繫我們要求撤下您的作品。

歡迎關注每日經濟新聞APP

圓通香港圓通香港>
武漢弘芯 武漢弘芯停擺 南京德科碼 陝西坤同 北京光量 李雪豔 莫森 曹山 芯片
網友互動

0人蔘與

圓通香港圓通香港>
每經產品
圓通香港圓通香港>
閲讀下一篇文章 圓通香港圓通香港> 返回圓通香港
圓通香港圓通香港>
點擊排行

歡迎關注每日經濟新聞APP

圓通香港圓通香港>

0

0

圓通香港圓通香港> var cnzz_protocol = (("https:" == document.location.protocol) ? " //" : " //");document.write(unescape("%3Cspan id='cnzz_stat_icon_1260046885'%3E%3C/span%3E%3Cscript src='" + cnzz_protocol + "s4.cnzz.com/z_stat.php%3Fid%3D1260046885' type='text/javascript'%3E%3C/script%3E")); 圓通香港圓通香港> (function(i,s,o,g,r,a,m){i['GoogleAnalyticsObject']=r;i[r]=i[r]||function(){ (i[r].q=i[r].q||[]).push(arguments)},i[r].l=1*new Date();a=s.createElement(o), m=s.getElementsByTagName(o)[0];a.async=1;a.src=g;m.parentNode.insertBefore(a,m) })(window,document,'script','//www.google圓通香港analytics.com/analytics.js','ga'); ga('create', 'UA圓通香港100046212圓通香港1', 'auto'); ga('send', 'pageview'); 圓通香港圓通香港>